多年以後
感覺依然

多年沒有戴上壘球手套,雖然體力比從前差很遠,但還是喜歡一起玩壘球的感覺。

現在只會用「玩」字,因球技已生疏很多,我的心態也不同了,沒有比賽,優哉悠哉。